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晓枫 > 腾讯有没有梦想?在商业范畴里谈梦想,都是耍流氓

腾讯有没有梦想?在商业范畴里谈梦想,都是耍流氓

腾讯有没有梦想?在商业范畴里谈梦想,都是耍流氓

《腾讯没有梦想》刷屏了,刷屏的原因倒不见得是写得太好,八成是Pony跳出来回复惹的祸,这给我们一个不大不小的启示——就像曾经罗某人回应一切一样,不管创始人是大佬还是小咖,只要创始人突然跳出来,我看八成能搞出点事,不管好事坏事。

不过,笔者更想说的是,大家对“梦想”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说狠点,在商业范畴里你给我谈梦想,不觉得有点虚妄、有点耍流氓吗?

《腾讯没有梦想》这篇文章,质疑点在于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是一家“没有信念,不能明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东西”的公司。换句话说,腾讯创新能力不行,投资很行;腾讯投资很行,内生业务成长不行。落脚点告诫腾讯,开年以来市值已经跌去一个百度了,要反思啊。

说实话,这真的和“梦想”关系不大。在宏观层面,“中国梦”算梦想,毕竟是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并且具体落脚点之一是人民幸福;在人文层面,马丁路德金的“I have a dream”,算梦想,那事关正义、自有、信仰,事关个体的公共价值关照;在微观个体层面,小时候我们常常被问到的“你的梦想是什么”,只能有一半算梦想,梦想当个老师、科学家、画家、医生等等,职业本身要做什么、做到多大的成就、取得多大的生活回报和社会地位,其实都不关乎梦想,只关乎活得怎么样,涉及梦想的部分其实只和这些职业能附带着带来多大的社会价值和社会责任有关,比如教师能带来桃李满天下的知识传递,比如画家能够带来观赏者的精神愉悦和内心宁静。

笔者一直认为,梦想这个词,如果带点“情怀”意味的话,更多适用于公共价值,而非私域。

对于中观层面的企业体来说,企业的本质是盈利这一界定依然有效,从经营者和股东层面,企业体的有效路径就是赚钱,抛开这个本质谈梦想、谈情怀,那肯定是本末倒置了。在这个范畴里,如果非要说“梦想”,创业者们的追求大概无外乎做强做大,那些做强做大的巨头们追求的也无外乎怎么巩固地盘,避免很快在历史长河里成为被拍死的“前浪”,BAT们如此,喜欢讲情怀的小米、锤子们,也是如此。

中国人很喜欢“伟大”的事情,目前腾讯之所以成为几家所谓的伟大公司之一,一是体量够大、布局牵扯太广,二是赚钱能力够强(互联网圈子能盈利的企业都还不多)、市值够高。如大家所见,2011年3月23日,百度以收盘460亿美元的市值登顶中国互联网企业市值第一,超过腾讯的445亿美元,这是腾讯保持了五年的NO.1战绩首次被人超过。七年后的今天,腾讯公司的市值涨了十倍,在2018年初突破五千亿美元超过Facebook。而曾在2011年3月拿下第一的百度,至今市值还未过千亿美元。

你看,衡量一家公司是否比另一家公司“伟大”,还是先要用这些商业的数字来换算。互联网圈层上,所谓伟大的产品如微信,之所以伟大也不过是因为撬动的流量、商业机会更大而已,在这样的维度上,其实无关“梦想”,除非所谓的梦想是指谁更能赚钱、谁更能撬动更大的商业机会。

换个角度,做一款“梦想”的产品,往前推一步,这款产品之所以能被打上“梦想”的标签,也无外乎用的人够多、商业机会更大吧,人人都想成为“张小龙”,而已。

否则,你做一款所谓伟大的、“梦想”的产品,即使功能、体验各方面都很牛逼,但是没几个人用,你敢说这是一款“梦想”产品?老板不打死你,生活也能打死你。

在商业范畴里,无论是“伟大”如腾讯、阿里,还是“微小”如遍地创业公司,在业务层面、创业层面关注他们的“梦想”,其实是偷换概念了,马化腾说我的理想不是赚多少钱,但事实上你赚了很多钱嘛,大家之所以能像今天这么讨论,也不过是因为腾讯赚了很多钱嘛。

真要在商业范畴里、在公司层面谈论梦想,我想——当头条不再低俗,当百度不再作恶,当淘宝不再卖假货,当腾讯不再让年轻人们在游戏里沉沦……等等,这,才有价值。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