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晓枫 > 司考培训行业进化史:走穴的名师,恶性的周期律

司考培训行业进化史:走穴的名师,恶性的周期律

2017年伊始,国家司法考试被正式宣判为“末代司考”。此后,现有司法考试制度将调整为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制度。随着“末代司考”报名工作提上日程,一直埋首默默挖金的各大司考培训机构加快了步伐,试图在这趟末班车中招揽更多用户。

近日,国内最大的司法考试培训机构方圆众合教育(以下简称“众合教育”)宣布完成由沪江领投的A轮近3000万元人民币融资,在司考培训行业中引来了不小的关注。不久之前,正保远程教育以1.92亿元收购瑞达法考40%的股权,完善其在法律教育领域的布局。资本的这一系列动作,不免让人猜测,法律教育领域在经历了线下野蛮生长的过程后,或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

司考培训机构之间的较量: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相比于近年来加速跑马圈地的K12、英语培训等领域,司考培训因其受众面窄,行业作风一向低调。这个行业究竟经历了怎样的风口和扩张,还得从2002年第一次司考改革开始说起。

2002年之前,我国实行对初任法官、检察院、律师分别考试,但由于选拔渠道和标准的不统一,造成了法律职业从业者在专业水平上的参差不齐,极大地影响了我国法治进程的推进。2001年夏天,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改革,次年首次国家司法考试统一举行。至此,司考制度由“三分天下”走向“大一统”,同时也带来了司考培训经济化、市场化的日渐繁荣,各种培训机构相继崛起,渐成“百花竞放”之态。

有中国法律界“黄埔军校”之称的万国教育,成立于1997年,在早期几乎垄断了行业80%的市场份额。然而,在2009年引入“资本游戏”后,由于公司的发展方向和股东利益不统一,多个分校发生“变节”,旗下名师几乎流失殆尽,万国元气大伤。

在此节点,原万国教育名师出走加盟方圆众合教育(以下简称“众合教育”)。众合教育成立第一年,营收便取代老东家万国教育成为行业第一,仅用三年就做到了营收过亿的规模。

同样专注于司考培训的三校名师成立于1992年,在全国各地拥有多个分校。然而,在8年名师独家签约到期后,三校名师也经历了名师出走的创伤。2013年8月,原三校名师的北京团队利用互联网优势创立厚大司考,免费网课撬开了司考培训的大门,成为首个提倡免费的开放式网络平台,切中了市场软肋,迅速积累起人气。

2016年,司考培训领域再次上演“分裂剧”,厚大司考多名老师集体离职,宣布成立瑞达法考,与厚大司考形成正面竞争。此外,还有成立于2002年的上律指南针和成立于2008年的独角兽司考,使得这种分裂、斗争的市场局势更加混乱。

从上图可以看出,司考培训行业“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分裂、竞争局势由来已久,一家独大的局面往往很难维持。造成这种“三年一巅峰,五年一震荡”的行业发展态势的原因,还要从司考培训的行业特点说起。

“名师驱动”型市场的软肋:如何避免名师出走“恶性周期率”?

在司考培训领域,几乎所有的机构都有“法律人创业”的属性,这主要源于法律辅导的高学历壁垒。与新东方的“造星模式”不同的是,司考培训是典型的名师驱动型市场,即所谓的“明星模式”。盘点以上六家司考培训机构官网推出的名师,可以看出,培训机构教师的法律专业水平极高,这大大增强了机构对名师的依赖性。

优质的名师虽是金字招牌,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了司考培训机构的软肋。一方面,如果不宣传名师,这个机构就不容易打开市场;另一方面,如果宣传名师,一旦出现机构与老师之间的利益纠纷,老师就会另起炉灶,对机构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形成名师与机构之间的“恶性周期律”。

2009年万国大批名师出走的浩劫就是教师“明星模式”的负面效应。在接受投资、计划上市的过程中,由于万国管理层的考虑不周,导致核心员工利益与公司发展方向产生矛盾后纷纷出走,万国教育几乎沦为空壳,历经三年的恢复期才得以涅槃重生。

当年的名师因为股份问题离开万国加盟众合教育后,为避免重蹈万国的覆辙,众合教育通过给予股份的方式,在机构和名师之间建立利益共同体。但是,随着股东的增多,分散的股份也影响了公司的决策和业务的开拓。2016年,公司核心创始人出资回购股权,使其个人绝对控股,解决了股权分散问题,完成了公司第一次股权革命。

司考改革的号角吹响,下一站驶向何方?

在国家司法考试制度的刚需下,考生的参培率日益提高,司考培训行业恶性竞争也不断加剧。随着第二次司考改革政策的宣布,司考培训下一站究竟驶向何方?

从改革内容来看,相比于以前靠死记硬背就能拿下大部分客观题的标准化试卷,新法考将制定更注重法律修养、思维及应用能力的非标准化试卷,这也对培训机构的师资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经营模式来看,目前的司考培训多集中于线下授课,很多学员由于时间、空间和资金的限制无法参加面授培训,影响了备考效果。随着用户消费升级和个性化需求的增加,线下培训机构的成本会与日俱增,转型迎接互联网成为必然。

从市场数据来看,司考培训领域维持在五六十亿的市场规模,即使是行业第一,营收也在有限范围内。因此,由司考培训向外围的业务拓展也成为转型的趋势之一。

近年来,厚大司考通过线下图书售卖+线上免费网络课程的组合,将课程资源免费,实实在在给学员提供了便利,获得了学员的认可和依赖。这种线上带动线下、线下反哺线上的方式,属于典型的互联网玩法。

方圆众合教育则在立足线下的基础上,联合沪江进行线上布局,朝着业务集团化、产品线上化、运营资本化、团队精英化的方向发展,由司考培训拓展至法硕培训、执法培训、新法培训、普法培训以及职前培训等新兴市场,通过专业化教育培训,在法律学历教育与职业教育之间、法律人才供给与法律人才需求之间搭建一条坚实的桥梁,成为中国最大的法律培训内容提供商。

对于司考培训这个细分市场,随着政策的改变和企业自身的转型,下一战还有太多未知,究竟谁能率先实现升级抢占更大市场,还有待时间检验。

推荐 7